她们的形象 由她们表达——女性艺术家自画像

2022年03月09日 15:09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来源: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原标题:她们的形象,由她们表达——MoMA馆藏中的女性艺术家自画像

  在一次次的艺术史矫正中,女性艺术家正在慢慢被看见。与其将所谓的“女艺术家”笼统地归在一起去表达,不如让她们自己表达自己。

  为庆祝新一年的三月八号国际妇女节来临,在MoMA如今比重越来越大的女性艺术家馆藏作品中,我们邀请你与一系列女性艺术家的自画像面对面,从早期现代主义到当下,跨越各种媒介——这是她们为自己的公众形象选择的表达,带领我们一起了解女性艺术家是如何向内观看的。

  苏菲·陶柏-阿尔普:

  忠于内在的装饰欲望

  苏菲·陶柏-阿尔普,《头》,1920

  ? 2020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VG Bild-Kunst, Bonn

  苏菲·陶柏-阿尔普(Sophie Taeuber-Arp,1889-1943)——很多时候这个名字都被她丈夫让·汉斯·阿尔普( Jean Hans Arp)的光芒所覆盖——是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参与了早期现代主义和达达主义的艺术运动。她常常将抽象主义与手工艺相结合,在不同的学科之间游走,并在许多领域中做出了深刻的创新,创造出俏皮、活泼、和谐的艺术风格。

  苏菲为自己创作了这件别具一格的“自画像”,挑战了美术和手工艺之间的传统界限。她从不回避“赏心悦目”这样简单直接的创作方向,她认为:

  内在的装饰欲望不应该被消除,这是人类深根蒂固的原始冲动之一。只有当我们走进自己,并试图完全忠于自己时,我们才能成功地制造出有价值的东西、有生命的东西。”

  *展览《苏菲·陶柏-阿尔普:有生命的抽象》正在MoMA举办,将于3月12日结束。

  贝伦尼斯·阿博特:

  扭曲的脸

  贝伦尼斯·阿博特,《一位年轻女性艺术家的自拍像》

  约1930(底片)/约1950(变形)

  ? 2020 Estate of Berenice Abbott

  贝伦尼斯·阿博特(Berenice Abbott,1898–1991)是位现代摄影师,在20世纪20年代为当时活跃在巴黎的一群知识分子与艺术家留下了珍贵的影像,并因20世纪30年代用黑白摄影表现纽约街头和建筑物而为人所知。在这张她为她自己拍摄的自画像中,阿博特扭曲了自己的脸,挑战了人们对女性美的刻板印象。

  这张照片充满了令人不安的感觉,它与阿博特之前拍摄的“巴黎反叛者”——比如让·谷克多(Jean Cocteau)、可可·香奈儿(Coco Chanel)、佩吉·古根海姆( Peggy Guggenheim )——的迷人肖像截然不同。在某种意义上,这张照片体现了“身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面临技术和社会全面变革时的脆弱感。

  拉托雅·鲁比·弗雷泽:

  我亲爱的祖母和我

  拉托雅·鲁比·弗雷泽,《鲁比奶奶和我》,2005

  ? 2020 LaToya Ruby Frazier

  拉托雅·鲁比·弗雷泽(LaToya Ruby Frazier,1982-)是位艺术家、教授,在芝加哥艺术学院教授摄影。她来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布拉多克,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拍摄她的家庭、社区和家乡。在持续记录长达14多年间,弗雷泽近距离地捕捉到了一个日渐衰落的工业城镇,清楚地显示出个体身上的政治性。

  在张拍摄的自拍像中,弗雷泽和她亲爱的祖母在一起。祖母对她影响很大,

  她是我的监护人和天使。她很有智慧,知道如何在一个非常动荡、困难的时期里照顾全家人。她告诉我,我们有价值。”布拉多克原先是一个工业城市,但是在拉托雅·鲁比·弗雷泽出生的时候,这里已经被遗弃了,土地遭到了破坏和污染。弗雷泽的祖母最后死于癌症,她的母亲正在与癌症斗争,她自己也患了狼疮。这是一个家庭的故事,也是属于美国的故事。“如果你想谈论美国或美国政治,你只需看看这个小镇。尽管困难重重,来自布拉多克的人们,包括我的祖母,都为他们的家乡感到骄傲。”

  佐菲亚·库利克:

  女王的统治

  佐菲亚·库利克,《辉煌的自我II》,1997

  ? 2020 Zofia Kulik

  佐菲亚·库利克(Zofia Kulik,1947-)出生于波兰,在《辉煌的自我II》中,她以几个世纪前在位的君主伊丽莎白一世的威严形象为基础创造了“自画像”。在这张作品中,她以精心设计的都铎式长袍武装自己,并用摄影蒙太奇手法将男性的形象编织到自己的服装中,宣称女性统治的权威和地位。库利克说:

  以前富有的贵族收集各种各样的贵重物品、珠宝和古玩,而我喜欢收集图片。可以说我是一个拥有丰富图像的人。我身穿这些图像。”

  匿名的脸:

  她,她,她

  未知的摄影师,照相馆中的自拍像,1940

  不知道她是谁,却觉得熟悉。她也是渴望用影像记录自己日常生活的女性?忙碌的生活无法掩埋她的创作欲?她的名字?——不幸的是,如同许多女艺术家的名字一样,她们已经被遗忘或消失在历史中。这张在照相馆中的无名自拍照中,这张清澈、匿名的脸跨越时间向我们投来注视,她隐约的渴望同样也是我们的渴望——被看到,被留下。

  就从这些女性艺术家自己对自己的肖像表达开始,去了解更深层的女性意识和更全面的艺术史。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新闻排行
高清大图+ 更多
三亿体育入口-三亿体育app下载【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