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哥与藏家面对面:专访艺术圈任性哥刘益谦

2015年11月11日14:40   新浪收藏   微博收藏本文     

收藏家刘益谦 收藏家刘益谦

  近日,上海收藏家刘益谦以10.84亿人民币的天价拍下莫迪利安尼作品《侧卧的裸女》。刘益谦为何如此“任性”屡次拍下天价拍品?新浪收藏特约丰华臻传公众微信号中一篇帽哥与刘益谦的对谈,带我们一同了解这位收藏界的名人——刘益谦。

 

  [帽哥与藏家面对面]之四:专访“任性哥”刘益谦先生

  来源:丰华臻传(微信号:fenghuazhenchuan)刊于2015年8月10日,文字有改动

  “任性哥”刘益谦

  我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壮大的既得利益者,我的财富主要来自中国资本市场,当这个市场可能发生系统风险,当中国梦可能受影响时,买入二级市场股票是我的不二选择。虽然十几年没参与二级市场了,不在乎亏多少,两天差不多十个亿参与进去了,明天还要继续。结果不重要,等平稳了,我可以自豪的跟我孩子们说,老爸参与了维稳市场;当我老了,当我外孙长大了,我也自豪的说,人生精彩过。     

  ——刘益谦

  这段文字是2015年7月2日,“任性哥”刘益谦发送到微信朋友圈中的内容。当时股市状况,可谓是中国资本市场前所未遇,哀鸿遍地几至一溃千里。他的寥寥数语,其间心路虽非他人所能尽知,然其胸怀与担当,令人感佩!微信发出后,随即掀起一片波澜,转发爆屏,影响迅速扩展至朋友圈之外。

  近几年,艺术品行业处于低迷调整阶段,刘益谦却凭借雄厚的资金实力,频频出手,托市之功有目共睹。尤其是自海外购得数件臻品重器,使这些飘零异国的珍贵文物得以回归。二十年来,他投入巨额资金,庋藏达2500余件,构建起完善的高端收藏体系。2013年,他又在上海投资建立龙美术馆。如今,按国际化标准打造的龙馆目前拥有东西两馆,已成为国内顶级私人美术馆和公共文化空间。

上海龙美术馆浦东馆与西岸馆上海龙美术馆浦东馆与西岸馆

  帽哥前言

  “帽哥与藏家面对面”访谈内容,皆与收藏轶事相关,而本期却以资本市场内容开篇,原因极为简单:盛世收藏!如果没有资本市场造就的“定增大王”刘益谦,那么艺术市场也就不会出现叱咤独行的“任性哥”了。

  帽哥与刘益谦相识于2014年11月嘉德秋拍期间,相交于12月上海道明秋拍前夕,当时道明鲁飞总宴请众宾朋,请来他与几位业内大咖助阵。落座后我向“任性哥”提出不情之请——其以2.8亿港元拍得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限量复制品,能否赠送在座每位一只,并以此畅饮助兴:一祝次日的道明秋拍大卖,二祝半月之后的鸡缸杯交接仪式圆满成功。他慨然应允,即席持赠,于是大家皆以鸡缸杯为器,顿增雅意豪情。席间,与诸友谈及他的许多大手笔购藏,娓娓道来如话家常,尽显从容笃定的大家风范。

  此后,我与“任性哥”的交集渐多,了解日深,于是便有了此次访谈。他由一个初二即辍学闯社会的上海少年,到如今的“定增大王”、“收藏巨鳄”,刘益谦的传奇广为流传。但他却总是强调“常识”的重要性,我以为这种“常识”,更多的是来自他丰厚的人生历练与独特敏锐的观察体悟,是世事洞明的大智慧。下面让我们共同走进刘益谦“任性”的世界,通过其人生、资本、股票、拍卖、艺术品等诸多方面,去了解他的投资心得与收藏历程吧!

  采访者:帽哥 (丰华臻传创始人)

  被访者:“任性哥”刘益谦先生

龙美术馆馆藏《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龙美术馆馆藏《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帽:据悉,龙美术馆举办“盛清的世界——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作为首次由华人世界民间力量,筹办的以康雍乾宫廷文物为主题的大型综合展览,备受瞩目。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吗?

  刘:好的。这次重大展览的作品涵盖书画、瓷器、玉器、珐琅器、漆器、古籍善本、家具等宫廷艺术各个门类,重量级展品总计近三百件。这是过去半个世纪中国大陆地区,举办的首个聚焦康乾盛世的综合文物大展,也是华人世界首次,完全由私人藏品呈现的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这应是龙美术馆今年,甚至是今后一个阶段里极为重要的展览。要举办这样一个展览,压力确实很大,我们策划了很长时间,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仅保险以及整个展览费用都要超过千万元。

  为了做好这个展览,美术馆邀请了海内外研究宫廷艺术的资深专家学者,组成了一个高水平的学术顾问团队。希望通过系统性的组织这样一个活动,汇集多年来流传民间的重要宫廷文物,重新梳理盛清宫廷艺术的综合文化价值。展览主要作品以龙美术馆藏品为基础,同时从海内外重要藏家手中借得部分重量级作品,在此过程中,海内外收藏大家对我们给予了鼎力支持。

  为配合本次盛会,龙美术馆还将举办“重估与展望—盛清宫廷艺术史学术研讨会”,邀请了北京故宫、台北故宫、台湾中研院、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法国吉美博物馆、北大、清华等多家文博机构和高等学府的数十位专家学者,围绕康雍乾宫廷艺术的一系列学术问题进行研讨,希望能够把我们对盛清宫廷艺术的认识有所推进。总之,将展览和研讨相结合,会是我们今后的一个重要方向。我相信这次空前的盛会,一定会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龙美术馆馆藏王羲之《平安帖》龙美术馆馆藏王羲之《平安帖》

  帽:您是哪一年进入艺术市场的?是怎样的契机?购买的第一件艺术品是什么?

  刘: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之前,在朵云轩、嘉德尚未进行拍卖时,书画等艺术品基本都是以画廊和私下交易的方式进行流通。当时我受一些朋友的影响,虽然对艺术品也产生了一定兴趣,但是由于不熟悉这个行业,所以对这种交易方式并不认可,也就没有参与。

  1994年,我偶然通过纸媒广告,得知北京嘉德要举办首场书画拍卖会。通过了解后,我很认同这种公开透明的艺术品交易方式。于是我就来到嘉德首拍,并且参与其中,竞买到了两件近代大师作品:第一件是以7万元人民币购买了郭沫若先生的巨幅书法作品,这件作品目前估价应该有近千万元了;第二件是以11万元竞买到李可染先生四尺整纸的山水作品。这两件作品应该算是我的收藏处女作了。

龙美术馆馆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龙美术馆馆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帽:艺术领域博大精深,收藏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您是如何定位自己的收藏体系?

  刘:在艺术品收藏的过程中间,的确让我认识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奥精深。我开始是从收藏近现代,逐渐深入到古代艺术和中国传统工艺品,包括宫廷器物、杂项等等。我觉得收藏,传承的是文化和历史,是人类精神的一种延续。

  关于收藏体系,我现在是以综合性美术馆的标准来构建的,也是尽我和我太太财力的可能发展下去。我现在主要负责收集传统方面的艺术品,我的太太王薇,也就是龙美术馆馆长,她负责收集当代艺术。这种全面的收藏,应当算是传统和当代的对话,能够充分体现社会文明进步的过程。

龙美术馆馆藏 李可染    井岗山  138×95.5cm  立轴 设色纸本 1976龙美术馆馆藏 李可染 井岗山 138×95.5cm 立轴 设色纸本 1976

  帽:恕我冒昧,问您一个涉及隐私的问题:近些年,不少中国精英人士移民海外,特别是富有阶层。但据我了解,您和夫人至今仍是中国国籍,是这样吗?

  刘:是这样的。因为我的财富主要来自于国内的改革开放三十年,完全是这个时代的受益者。我也不想说什么大道理,只是觉得我的财富取之于当下社会,就应该适时回报这个社会,对其能有所贡献,要逐步把它们用于取之而来的地方。

  再有,我的根在中国,我的事业都在国内,我认为这是一片能够成就“中国梦”的热土。所以,我和我太太也没有想过要移民海外,这是肺腑之言。包括我的子女,目前也都是中国国籍。

御制紫檀木雕八宝云蝠纹“水波云龙”宝座龙美术馆馆藏 御制紫檀木雕八宝云蝠纹“水波云龙”宝座

  帽:最近的股市大幅波动,能否谈一下您的看法。对于广大普通股民,您有何金玉良言?在他们眼中,您可是股神啊!呵呵!

  刘:我认为股市经历了前期的大幅波动,政府也及时出手救市,目前整个市场基本趋于平稳。当然,对于此次股市的波动,市场上各种说法都有,有的说是股灾,有的说是深幅回调,不管怎么说,对市场人气的打击还是很大的。短时间来说,救市首先还是要救信心,提升股民对中国整体经济的信心,以及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信心。

  另外我想从投资角度谈一下今明两年的趋势。中国的实体经济经过13年、14年的调整,我认为不好的经济时期已经过去,那些产能过剩的传统行业基本上已在底板上,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了,有可能今年下半年或明年我们的经济转型会逐步恢复,所以我个人还是看好后市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今中国资本市场发挥的作用,是历年来在实体经济中比较强的时期,本届政府也是自资本市场确立以来,对其最为重视的一届。因此,在这样一个大趋势下,普通股民不必在意股市一时的波动,调整好心态,恢复信心最重要。做足功课选好股票,适当以长线,不要每天都时刻忙于股市操作,那样是很难赚到钱的。

馆藏清乾隆《粉彩时时报喜转心瓶》龙美术馆馆藏 清乾隆《粉彩时时报喜转心瓶》

  帽:您进入艺术品市场已有二十余年,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知名的多元化收藏大家。对于新进藏家,您有何建议?我想大家肯定也很想了解您初入行时的购藏方式。

  刘:这个行业确实存在鱼龙混杂、真假不清的情况。对于新进场的买家,我建议:1、尽量去声誉良好的拍卖公司购买。2、要广交人品好经验足的老藏家,多向他们请教,即要学会“看人”和尊重别人。

  其实我入行之初,对于专业知识知之甚少,我的收藏过程也是蛮辛苦的,基本也是釆取以上方法,当然自身的悟性更加重要。

  还有就是,尽可能找到专业的、集结诸多鉴藏权威、具有行业公信力的机构,在他们的指导帮助下进行购藏,这也是新藏家少走弯路的一条捷径。这种方式,在艺术市场成熟地区司空见惯,许多企业和大藏家都是委托经纪公司进行购藏,省心省力。

  目前,国内在这方面还相对滞后一些,所以,帽哥你目前成立的“丰华臻传”,也算是在国内行业领风气之先。大家通过了解,就会逐步认可你们的品牌,这对于行业特别是新进场藏家,都是大有裨益的。

龙美术馆馆藏 陈逸飞《踱步》龙美术馆馆藏 陈逸飞《踱步》

  帽:您现在涉足行业众多,可是每逢拍卖几乎都要亲临现场,其中应该不仅是对于艺术的情之所钟,是否也有情面难却的无奈?如何分配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

  刘:确实是,我与众多拍卖公司以及他们的经营管理人员都是多年的老交情了。所以每逢拍卖,这些公司也都盛情邀请我,我本身也想去了解一下艺术市场的情况和价格的变化,以便掌握最新动向。

  另外,从兴趣爱好来讲,这一年两季的拍卖也是各地藏家的大聚会,我也乐意深入其中进行交流。至于时间和精力,公司的运营都是非常规范化的,员工们都各司其职,我主要是把握大的决策,所以时间和精力总是可以调配的,挤一挤就有了。

龙馆藏宋徽宗《写生珍禽图》龙美术馆馆藏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

  帽:大部分藏家穷其一生精力,也只是专攻一个门类,而您的收藏几乎涵盖书画、器物等所有门类,甚至当代艺术。除了雄厚的经济实力,这种兼容并蓄开放的文化视野令人钦佩。我想其中一定有一个渐次形成的过程吧?

  刘:我认为收藏也在体现一个人的个性,不要感觉自己只能干一件事情。我们当下社会不缺专业性的人才,缺的是综合性的人才,人生不要把自己只定位于哪一个专业,应该综合性的考量自己。收藏也一样,每个门类都有顶尖的艺术作品,仅局限于某一方面,以我的性格而言总感觉有所缺憾。

  当然这肯定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是一蹴而成的。这里面有着深厚的文化含量,我也是通过二十年时间,才慢慢领悟到其中的巨大魅力。今天来说,我涉足的艺术门类的确是比较广泛,因为我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国际水准的美术馆。

齐白石《可惜无声 · 花草工虫册》龙美术馆馆藏 齐白石《可惜无声 · 花草工虫册》

  帽:近几年国内艺术市场低迷,许多大买家出手谨慎,您却仍大动作不断,成为提振市场信心与买气的重要力量。但是这两年您的大部分重量级购藏均在海外,国内的部分业内人士对此也时有微词,能谈一下您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吗?

  刘:艺术市场这些年确实是比较低迷,海内外市场都有很大变化。这两年出现的重器,综合各门类来看还是海外多一些,特别是在我所重点关注的领域,所以有时我可能会对海外市场更加侧重。

  我也知道国内拍卖会有人认为,我的钱近期都花到海外去了。其实我从未减少对国内市场的关注,国内拍卖也有很多非常不错的艺术品,特别是书画等板块。今年我在国内艺术市场花费的资金也有七八个亿,这足以说明问题。

  其实,不管是国内国外,我都是在进行艺术品的购买和传承,这一点是没有变化的。而且让流失海外的部分艺术瑰宝回家,我也是在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龙馆藏吴彬《十八应真图卷》龙美术馆馆藏 吴彬《十八应真图卷》

  帽:龙美术馆目前无论是藏品的质与量,还是在公共文化领域的介入程度,已经是国内民营美术馆中的翘楚。对龙馆的未来,有什么进一步的规划吗?

  刘:龙美术馆从2013年开馆,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接待了近百万观众,社会各界给予我们很多肯定和鼓励。去年,威廉王子访华,也特别安排到此举办活动。美术馆的成立,完全是我们自愿而为,没有任何人逼着我来做。所以,我和我太太,希望能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把这件事情做好。特别是我太太,现在把主要精力都用在美术馆上,她已经五十岁了,还有这份激情,我理所当然要支持她。

  到了今天,龙美术馆已经不只是我个人藏品的展示空间,正在成为弘扬历史文化的一个场所,我认为这也是如何定义民间资本的社会责任。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介入公共文化领域,做社会公益活动,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来回馈社会。我觉得这样也能够更好的体现和谐社会,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共同传承中国文化!

1112675240龙美术馆馆藏 宋人(萧照)《瑞应图》局部

  帽:您目前的庋藏,可以用“宏富”来形容。在如此众多的艺术臻品之中,您个人最珍爱的有哪几件?

  刘:我目前的收藏,确实有一些大家都比较看重的作品,不管是历史价值还是艺术价值,都非常重要。但就我个人理解,每个时代都有其不同的文化体系和审美追求。

  当然,历史越悠久,透过作品传递出的文化气息可能会更加浓厚一些。以我的角度来看,这些藏品都是中国文化的宝贵遗产,很难分出轻重,我都是非常喜爱的,哈哈!

龙馆藏罗中立《春蚕》龙美术馆馆藏 罗中立《春蚕》

  帽:我们注意到,在您的收藏过程中也伴随着一些不同的看法,既有来自于业内人士,也有一些媒体声音。虽然出发点有所不同,但大多是善意的。您是如何看待这些不同声音的?

  刘:我在收藏艺术品二十年的过程中间,见证了太多这个行业中的人和事。至今,人生历练也教我学会如何“看人”,由此我也对这个行业中不同的人都有自己的判断。

  谈到个别的不同声音,众所周知,许多世界级著名博物馆的藏品中,也会有着争议存在,特别是那些年份高古的稀见之作。比如说,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传为五代画家董源的《溪岸图》,就曾引起过世纪之争,至今也还没有定论,只能留待继续研究。其实,连旧时皇家收藏都会有如此状况,因此,有些传世孤品,提前经过细致论证后,也要坚信自己的判断!

  我认为应该允许有不同的理解和声音,这样才能更加深入地挖掘艺术品本身所承载的历史和文化内涵。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善意和学术的基础之上,本着对历史和文化负责任的态度,坦诚的沟通和交流,对事不对人。即使我们这辈解决不了的争议也没有关系,可以留给后人继续研究,结果总会越来越清晰的,这才是对艺术品本身真正的保护和尊重。

石涛《花卉册》龙美术馆馆藏 石涛《花卉册》

  帽:最后一个问题,作为中国的顶级富豪之一,对于财富您是如何理解的?

  刘: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各个方面都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经济迅猛发展。在这种大的政策背景下,我们通过自身的努力,积累了一定的财富,的确算是第一批享受到这种红利的受益者。

  目前,国家也鼓励大众共同奋斗,以实现“中国梦”。我个人也还在拼命的工作,似乎还在继续追逐财富,但自己心里十分清楚,目前决不是为了追逐财富而工作。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价值观,但是不能因此而丢掉做人的本分和人生乐趣。

  目前龙美术馆两个馆的馆藏,都是对整个社会大众开放的,而我们每年都需要投入巨大的运营维护费用。包括我们所做的其它公益活动,这都是通过不同方式对社会进行回馈。我觉得,应该尽己所能去体现社会价值,这样,个人的财富才会具有真正的意义。

龙馆藏文徵明《兰亭修禊图并记》龙美术馆馆藏 文徵明《兰亭修禊图并记》

  帽哥结语

  其实,这一次与“任性哥”面对面交流,惟因时间短暂,再加篇幅所限,远远无法充分展现他在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以及在收藏领域的游刃有余,但愿窥一斑而能略见全豹,此为读者之幸,于我们也就聊足欣慰了。

  帽哥以为,刘益谦的“任性”,更多是真率使然,从此次访谈中我们也可时时看到他的性情流露。他对传统文化的关注,着实令人钦佩,这在当下的中国富豪阶层中并不多见。而他一再强调的民间资本的社会责任,更是令人深思。

  当然,作为一个日趋成熟的现代社会,独立的思考与多元的声音同样可贵。对于行业而言,理性规范与相互包容,方为中国艺术市场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龙美术馆馆藏 张大千 荷堵野趣龙美术馆馆藏 张大千 荷堵野趣
龙美术馆馆藏 赵孟钴《行书千字文卷》龙美术馆馆藏 赵孟钴《行书千字文卷》
刘益谦王薇夫妇刘益谦王薇夫妇

扫描下载宝库APP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官方微信

文章关键词: 帽哥刘益谦收藏家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三亿体育入口-三亿体育app下载【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