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金书日记及家书自画像: 吾书 吾国 吾家

2022年01月17日 16:43 新浪收藏
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喜爱

  两脚踏中西文化

  一心评宇宙文章

  2021西泠秋拍

  林语堂之人生重要手迹专题

  “语堂金书” Golden Book

  暨林语堂(约1938至1943年间)

  抗战期间手书日记领衔

  围绕《京华烟云》等重要著作的

  写作出版、刊物的编辑发行

  以及版税和家庭收支

  及其捐款支持抗战之义举

  以及见证林氏一生重要事件之

  珍稀手迹、自画像、签名照

  包括林语堂夫人廖翠凤、

  女林如斯、林相如上款家书

  林氏夫妇旧藏

  多为委托人直接得自林语堂家属

  語堂言吾

  吾书 吾国 吾家

  有趣的灵魂,故纸为证

  这是一本珍贵的红色皮面日记本。也是林氏家藏的重要物件。抗战期间(约1938至1943年),林语堂将有关重要著作出版并提及家族履历、捐款救国等事件写录于此册,并自称为Golden Book。这便是珍贵的语堂金书。

  此本日记内容详实,其中含英文笔迹120余页,是林氏对自己1938-1943年乃至前半生的总结和记录,涵盖很多生活化的点点星光,读来真实有趣。不难看出,这本日记是林语堂五年多时间的“手边物”。

  本次西泠秋拍“林语堂之人生重要手迹专题”,即以此册 Golden Book 为核心,附加林氏自画像、签名照及家书,以语堂笔下的“吾书”、“吾国”、“吾家”,勾勒出语堂之“吾”,弥足珍贵,值得细读。

  林语堂是少数能够靠写作为生的作家,所以便有了一个名号,人称“版税大王”。Golden Book 日记册中,与“吾书”有关的内容,按成书日期顺序具体记载了《吾国与吾民》(My Country and My People)、《生活的艺术》(Importance of Life)、《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孔子的智慧》(The Widsom of Confucius)四部重要畅销著作的拟稿、截稿、成书、初再版、重印与海外翻译历程。对了解林氏作品发行情况及其经济状况有重要参考价值。

  ▲ Golden Book 日记册

  林语堂重要著作《吾国吾民》出版收支情况

  ▲ Golden Book 日记册

  林语堂重要著作《生活的艺术》出版收支情况

  ▲ Golden Book 日记册

  林语堂重要著作《京华烟云》出版收支情况

  此外,日记中还涵盖有林语堂自1927年起至1943年包括《开明英语语法》、《卖花女》、《京华烟云》、《孔子的智慧》、《剪拂集》、《国民革命北伐小史》、《易卜生情书》等在内的所有译著之清单明细。根据上述日记种种,可见其收入主要依靠版税稿费以及兴办《宇宙风》等刊物所获分红构成,因作品畅销国际,往往收入颇厚,又加之股票债券入账,年入逾数万美元之多。

  林语堂晚年最大的心愿是编写一套汉英辞典,将毕生所学凝聚其中,以供后人之用。为此,他倾注了大量心血,虽年事渐高体质渐弱但未曾放弃,多年努力之后终于在其七十七岁高龄(1972年)之时得以完成这件他跨文化双语创作的巅峰之作——《林语堂当代汉英词典》。从1967年到1972年,长达五年时间里,他废寝忘食,夜以继日,最终影响到了他的视力,甚至出现了中风征兆。

  从以下这封作于1966年的家信,我们可获悉林语堂为《当代汉英词典》准备许久,其所付出的决心、期望之高、努力之多,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位老人惊人的生命能量和创造力。

  ▲ 林语堂 致廖翠凤、林如斯有关编纂《当代汉英词典》

  及参加布鲁塞尔“世界笔会”的家书二通

  左侧资料图为1969年,林语堂在书房中留影,

  身后书架上为当时所编写之《当代汉英词典》手稿。

  林语堂众多名号中最响亮的一个是“幽默大师”,因为翻译了“幽默”(Humor)一词,以及创办《论语》《人世间》《宇宙风》三本杂志,提倡幽默文学,便以此名号加冕。

  ▲ Golden Book 日记册

  林语堂列举自己创办过的杂志清单

  《宇宙风》是1935年9月16日创刊,由林语堂与陶亢德共同出资创办。该刊创刊不久便达到四万五千份的销量,尽排在《生活》周刊和商务的《东方杂志》之后,位居全国杂志第三,更是文学刊物的冠军。是孤岛时期维持时间最长的刊物,影响深远。

  由以下9月1日的合同约定可知,《宇宙风》由林、陶二人各出资三百五十元,盈余亏损分红与编辑责任双方对等共负,总经理由陶亢德担任。

  ▲ 林语堂、夏丏尊、王云五、何炳松 等签名

  有关《宇宙风》及抗战贡献等合同、证书文献一批

  林语堂与霍尔泽夫妇结识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霍尔泽是布鲁克林法学院宪法、行政法教授。1953年林语堂发现赛珍珠夫妇的约翰·黛出版社(John Day)收取高达百分之五十的版税,并拒绝提供任何援助,故在霍尔泽的帮助下收回了著作版权。这在林语堂的自传《八十自叙》中亦有所着墨。

  以下拍品见证了林氏与霍尔泽夫妇的深厚友谊,除了签名外,还有各种贴合生活的幽默语句相赠。当时,林氏正旅居美国,故均签赠于纽约和费城等地。

  ▲ 林语堂 致霍尔泽夫妇罕见藏书票及著作签名页八种其二

  日记中还将林氏支持抗战的救国捐款收录在册,此乃林氏盛年时期风采和家国情怀的重要见证。他深爱着故土家国,《京华烟云》前面的献词可见其赤子之心:全书写罢泪涔涔,献予歼倭抗日人。不是英雄流热血,神州谁是自由民

  ▲ Golden Book 日记册

  林语堂抗战救国账目 题目是

  “Help China(救中国) 吾国”

  ▲ Golden Book 日记册

  孩子们的抗战救国账目“Children Help China”

  在这本笔记本中有名目为“Help China 吾国”的捐款记录,记录着林语堂夫妇及三位千金抗战期间对国内的援助,亦极详实,总数达万余美元。直接受益者有医疗援助协会、红十字会、妇女协会、北泉慈幼院、伤兵之友、康藏学院、江苏医院、蔡元培夫人周峻、宋庆龄及她在香港创办的保卫中国同盟、宋美龄和她的孤儿院等。

  金书日记中还罗列了林氏双亲及远近亲属生日和生肖,随附有亲笔手绘简笔十二生肖图像与阳历年代对照表,饶有趣味。

  ▲ Golden Book 日记册

  手绘十二生肖年龄表及

  女儿们所著《吾家(Our Family)》的相关记录

  林家三女在1939年至1940年间合著《吾家(Our Family)》,并合译谢冰莹《女兵十年(Girl Rebel)》。林语堂不仅大力支持她们的文学事业,还在账本中为她们记下了此二书拟稿、截稿、成书、出版、印刷和稿费收支情况,格式同之前对待其本人著作时完全相同。这样的记录,是一种尊重,是一种深远的父爱。

  1995年,林语堂的女儿林太乙参加厦门大学举办的林语堂百年诞辰学术讨论会,宣读了《忆父亲》一文,回忆父亲曾对她说:“文章做不好没有关系,人却不能做不好。我觉得看一个文化人,就要看在这个文化里长大的人是变成怎样的丈夫和妻子,父亲和母亲。比较之下,所有其他的成就——艺术、哲学、文学和物质生活——都变得毫不重要了。”

  说起林语堂跟妻子廖翠凤的感情,就不得不提一段时下耳熟能详的话语——“烧掉婚书,因为婚书只有在离婚时才用得着。”后来,他们果真把婚书烧了,也果真相伴一生,白头偕老,凤语翠堂。林语堂与廖翠凤于1915年订婚1919年完婚,他们虽然是先结婚后恋爱的,但相伴相守直至林语堂逝世。林语堂说,他们“把一个老式的婚姻变成了美好的爱情”。

  在这四张林语堂寄给夫人的明信片中,可见夫妻二人的感情和谐,沟通细致。1963年4月30日,林语堂抵达法国巴黎,与在此留学的次女林太乙会面,并获得英国签证,他细致地向夫人描述巴黎街头阳光穿透密织着的行道树的景象,称其为世界唯一。“如果你不在我身边,那我便是你的眼,让你看到我所看到的美景”,这样的爱,林语堂做到了。

  ▲ 林语堂 游历欧洲期间致夫人家书四通之一

  林语堂对妻女的爱和细致,历来被人所称道,相信读完这些家书的你,也会被深深折服。

  林相如和她的两位姐姐不同,偏爱理科,早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化学系,后又入哈佛大学生化研究院深造,获博士学位。故1956至1959年三信的收件地址皆为麻省哈佛校园。

  ▲ 林语堂 为林相如所拍摄的肖像照,以此为明信片,背后书写了一封给爱女的家信

  如上图,1958年7月28日一信作于林相如肖像后,林氏表示这是他首件肖像摄影作品,镜头下记录的是一位致力于研究细菌培育学的年轻生物化学家。拍摄采用安士高的高速菲林,光源尽为桌上一盏台灯,并未使用闪光灯。还告知不久林语堂将赴欧洲旅行,经巴黎、马德里、罗马等地,由布列塔尼入西班牙。信末,他还俏皮的画上一副眼镜,声称照片里的林相如若戴上眼镜可增分不少。

  ▲ Golden Book 日记册

  自传履历

  在这本珍贵的笔记册上,还有林氏写于1938年11月28日的早年个人履历(1895年出生至1916年青年时期),后成为其自传之原始材料。

  林语堂素来喜欢绘画,早年《语丝》《论语》《人世间》和《宇宙风》等自办刊物中诸多插图皆由其本人手绘,并开漫画专栏自行投稿。林氏家书中亦有大量作说明用的手绘插画。1943年,林语堂自美返国考察抗战时,在成都与张大千结识。后二人交流渐多,促成林氏编纂《中国画论》。对素描和西画技法的掌握则约是林氏夫妇在旅居欧洲期间。

  ▲ 林语堂 罕见中年自画像

  这幅罕见的中年自画像上,林语堂似在沉思,嘴角的阴影刻画让人看起来面带笑意。不难发现,这与他的一张照片极为相似,却比照片上的自己圆润些亲和些,对比来看不免妙趣横生,不失为一种“林氏幽默”的表现吧。

  ▲ 林语堂 与朱少屏签名合影

  作家与编辑的关系,被称为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关系,亦师亦友,其密切程度不言而喻。上图中二人的手持物和状态,让“作家”与“编辑”各自的特点,尽显无余。林语堂手持一支还没盖帽的钢笔,自信从容;朱少屏手拿一本由林语堂作序的英文译著,身体略倾向画面中心,严谨谦卑。

  林语堂的身份有:作家(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学者、语言学家、哲学家、教育家、发明家。当然他也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最能代表林语堂这个人的,还是他的文人身份,和浓浓的中国文人气质。他笔下的文字与图案,他给家人的信,无一不是“生活艺术化”的生动演绎。

  1935年在美国出版的《吾国吾民》(《My Country and My People》),位列美国畅销书榜首。几十年后,美国前总统老布什说:林语堂讲的话,对我们每一个美国人都仍受用。1946年,林语堂获得威斯康辛贝路艾特大学的荣誉人文学博士学位,该校校长把他誉为“世界上非官方的中国大使”。

  相对应地,他通过《人世间》《宇宙风》等杂志,站在文学文化的角度,将当时的一些西方理念介绍给中国读者,希望更多“进取不足,保守有余”的民国国人,能够跟着他的文字“走”出国门,了解欧美。

  林语堂逝世时,《纽约时报》用大幅篇幅介绍林语堂的经历和他的贡献,并评价:“他向西方人士解释他的同胞和国家的风俗,想望,恐惧和思想的成就,没有人能比得上。”

  他一生只是想做一条遨游在无国界的知识海洋中的鱼,他在不断学习中成长,游历多国,阅书无数,偏爱庄子、苏东坡和《红楼梦》,涉猎绘画和科学。

  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林语堂的“地球高质量”,尽在以上。 

  2021西泠秋拍

  林语堂之人生重要手迹专题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17

  林语堂(1895~1976) 抗战时期有关重要著作出版并提及家族履历、捐款救国等的《写作日记》

  笔记簿  一册

  约1938至1943年作

  说明:此为林语堂抗战期间(约1938至1943年)手书《写作日记》,含其英文笔迹120余页,以编年形式记载林氏《京华烟云》、《吾国与吾民》等重要著作出版发行历程,旁及家族履历,并将其支持抗战的救国捐款收录在册,提到宋美龄、宋庆龄、蔡元培夫人周峻等,是林语堂盛年时期风采和家国情怀的重要见证,对了解林氏写作习惯、作品发行情况、版税收入及个人性情有重要参考价值。

  日记书于英国烫金手账本上,扉页有本款“The Golden Book of Mr.Mrs。 Lin Yutang。 Started November, 1938。 Paris。 林语堂,民廿七年修订”。因册中所记大量关乎重要著作在海内外的陆续发行,又涉及畅销后的丰厚版税收入,故林氏戏称其为金书(Golden Book)。

  值得注意的是,日记按成书日期顺序具体记载了《吾国与吾民》(MyCountry and My People)、《生活的艺术》(Importance of Life)、《京华烟云》(Moment in Peking)、《孔子的智慧》(The Widsom ofConfucius)四部重要畅销著作的拟稿、截稿、成书、初再版、重印与海外翻译历程。可据此完美还原这位幽默文豪写作习惯,以及他与商务印书馆、开明书局、生活书局、时代书局、兰登书屋、John Day 诸出版社交涉经过。1935至1951年间各季度销量与版税收取亦一一按日期记载无遗。甚至还可由此探知因受恶劣的抗战局势影响,商务印书馆和开明书局1937、1938年多个季度的款项并未结清(以铅笔注有“unpaid(未付)”)。

  大笔支出则多为抗战期间对国内的资金和医药援助,大量大额款项直接汇至宋美龄、宋庆龄,兼有资助蔡元培夫人周峻等故人。直接受益者还有医疗援助协会、红十字会、妇女协会、北泉慈幼院、伤兵之友、康藏学院、江苏医院、保卫中国同盟和各类慈幼院等。作者统称此类为“救国”(Help China)义举,延续多年,未有间断,令人慨叹。这位乐观主义旗手往往不为人知的爱国情操展露无遗。林家三女抗战期间对国内的援助记载同样详实,总数达万余美元。

  林语堂另于1938年11月28日手书有个人履历一份。自述1895年至1916年青年时期个人历程,后成为自传之原始材料。他还对福建林廖二家族的履历着墨颇多,于国于家,有情有怀。以手绘十二生肖并罗列林氏双亲及远近亲属生日和生肖年代表的形式,铭记诸人。

  16×10cm(册)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18?

  林语堂(1895~1976)首件摄影肖像照暨致林相如家书

  明信片?一帧

  1958年7月28日作

  说明:林语堂幺女林相如上款。委托人得自林语堂家属。

  此为1958年林语堂谈及为女儿拍摄肖像照的英文家书一通,寄自纽约家中,含其手绘眼镜简笔画,饶是有趣。林氏在其中对从事生物化学事业的幺女寄予厚望。信中所及林相如肖像照即在明信片背面,由内容可知这是林语堂亲自拍摄的最早肖像作品,极为珍贵,且未见出版。

  14.5×10cm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19?

  林语堂(1895~1976)?致幺女林相如含手绘游艇简笔画的家书三通

  明信片?三帧

  1945至1959年作

  说明:林语堂幺女林相如上款。委托人得自林语堂家属。

  此为林语堂英文家书三通,含林氏手绘游艇,较为别致。信件分别作于1945、1956、1959年,谈到搭乘游艇至加勒比海度假诸事,分别寄自法国戛纳、兰斯以及巴巴多斯。

  林相如和她的两位姐姐不同,偏爱理科,早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化学系,后又入哈佛大学生化研究院深造,获博士学位。故此三信的收件地址皆为麻省哈佛校园。1959年9月22日自巴巴多斯寄来的一信作于“巴西号”游艇明信片的背面。林语堂描述此船在海中尤其畅行无阻,因其船头装有可折迭的巨大鳍桨。为向女儿形象地展示此船的特点,他画上了“巴西号”在海中乘风破浪的场景,对船鳍著重刻画。

  1945年11月16日一信作于戛纳明信片背面,提及将于林太乙共赴尼斯。1956年5月30日的家书则寄自法国兰斯的博瑞格雷香槟产区,提及途径维也纳,以及试图说服房东降低纽约公寓的房租等等,可见当时他较为困窘的生活状态。或即是因为“明快打字机”专利在抗战期间搁置,导致林语堂财政濒临破产的缘故。

  14.5×10cm×2?13.5×8.5cm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20

  林语堂(1895~1976) 游历欧洲期间致夫人家书四通

  明信片  四帧

  1961至1963年作

  说明:林语堂夫人廖翠凤上款(署名:Hong Lin,Hong是“凤”的厦门闽南语发音)。委托人得自林语堂家属。

  此为林语堂1961至1963年间英文家书四通,主要系向纽约家中报平安而作,书于游历奥地利萨尔茨堡、法国巴黎、意大利米兰欧洲三地及途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期间。

  信中数次提到林如斯(Anet)、林太乙(Anor)、林相如(Meimei)三女以及各自夫婿黎明等,亦提及1962年南美洲巡回演讲,欧洲当地风土人情与美景,多写于当地购买的明信片上。

  值得一提的是,林语堂在寄自贝鲁特的家书中署款Papa(爸爸),因当时幺女林相如与母亲同住,另三通中则署Y.T,系与夫人间的专用称谓,亦多有“Love”和“ox(亲吻和拥抱)”等亲昵语句,是夫妇二人坚贞不渝爱情的实证。 

  15×10.5cm×3  14×10cm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21

  林语堂(1895~1976)  致廖翠凤、林如斯有关编纂《当代汉英词典》及参加布鲁塞尔“世界笔会”的家书二通

  信笺  二通四页

  约1966年9月19日、1969年9月11日作

  说明:林语堂夫人廖翠凤(Hong)、长女林如斯(Adet)上款。委托人得自林语堂家属。

  此为林氏亲笔英文信札二通,围绕赴港会商《当代汉英词典》编纂事宜及赴欧参加世界笔会(Pen Club)而作。

  其一作于1966年9月19日,林语堂因《当代汉英词典》编纂事宜而飞赴香港拜访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李卓敏。作于香港九龙总统饭店(President Hotel,今ISQUARE国际广场)专用笺,且自成信封,背页有林语堂亲笔书写的台北阳明山麓林家花园地址,信末有本款“爸爸(Papa)”。其中提到中文大学校董和著名收藏家利荣森,以及时任港英新闻处首任华人处长和林太乙之夫黎明。

  做此信前不久,林氏夫妇从美国回到台北,定居阳明山麓。1967年初在与校方谈妥后,即担任香港中文大学研究教授,专心《当代汉英词典》编纂事,时常往返香港、台北两地。

  其二作于1969年9月11日,使用布鲁塞尔著名装饰艺术风格的大都会酒店专用笺,信末署有本款“Y.T”,提到时任“驻泰国大使”沈昌焕,“驻比利时大使”陈雄飞和外交官史克用、苏秀法夫妇,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蒋复璁,“中央通讯社社长”及林语堂好友马星野等人。

  林语堂在第36届法国蒙顿世界笔会上为暗讽大会主持人,曾留有著名的“半截”幽默演讲,后接替川端康成担任笔会副会长。

  24.5×19.5cm  27.5×21.5cm×2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22

  林语堂(1894~1976) 致霍尔泽夫妇罕见藏书票及著作签名页八种

  书页  八帧

  1957至1964年作

  说明:美国友人亨利·马克·霍尔泽夫妇(Henry“Hank”Mark Holzer&Phyllis Holzer)上款。霍尔泽夫妇是林语堂晚年极具关键性的人物,二人兼任律师和作家。林在美国与赛珍珠所闹的版权纠纷,正是依赖他们伸出援手而最终得以体面收场,这在林语堂的自传《八十自叙》中亦有所着墨。

  此为林语堂1957至1964年间题辞并签名的《红牡丹》等著作扉页八种,其上多署有林语堂的英文签名“Y.T。”或“Lin Yutang”,两种又有中文签名“林语堂”,其中一帧上的签名作于林语堂自制“With the complimentary of Lin Yutang(林语堂赠),交天下士,读古人书,语堂敬赠”藏书票。林语堂还相应题辞有“作于闲适的夏日”、“望您能多多凑成皇家同花顺或者四条。不管怎样,致以最好的祝愿”、“此书尽耗时一个月便即完成”等等,妙趣横生,颇具幽默大师的风采。他对桥牌和扑克的喜爱在此亦显露无疑。

  尺寸不一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23

  林语堂(1895~1976) 罕见自画像

  纸本  素描

  款识:语堂。

  说明:林语堂、廖翠凤夫妇旧藏。

  此为林语堂绘铅笔素描中年自画像,未见出版。

  林氏自画像极为罕见。

  20.5×17cm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24

  林语堂(1895~1976)、夏丏尊(1886~1946)、王云五(1888~1979)、何炳松(1890~1946)等签名  有关《宇宙风》及抗战贡献等合同、证书文献一批

  合同八种、信笺一通二页、藏书票一帧、证书五种(附信封一枚)

  1929至1956年作

  本标的共计有:

  1。王云五签名,1935年5月28日和1936年8月3日商务印书馆和林语堂就有关林氏译著《音译老残游记第二集及其他选译》和著作《子见南子及英文小品文》《英文小品文甲乙集》的出版权授予签订的契约三种;

  2。林语堂和王云五双签并钤印,1935年1月10日商务印书馆和林语堂双方就有关《作文求解两用现代字典》撰稿、编印事宜订立的契约一种;

  3。林语堂和陶亢德签名并钤印,1935年9月1日就同意合资出版《宇宙风》半月刊一事而签订的合同一种,附信封一枚;

  4。林语堂、夏丏尊签名并钤印,1931年2月1日开明书店和林语堂就林著《英文第一、二、三读本》出版发行一事而签订的契约一种;

  5。杨家骆签名钤印,1956年5月19日台湾世界书局和林语堂就林译《英译庄子十二篇》的版权授予契约一种;

  6。林语堂和何炳松英文双签并钤印,1929年9月16日商务印书馆和林语堂就林著《现代英语大学读本(College Readings in Contemporary English)》的出版权授予一事而签订的英文合同一种;

  7。蒋介石1940年6月24日因抗战期间在助华会工作卓著而授予林语堂荣誉奖章证书一种;

  8。蒋介石1946年1月1日因抗战有功而授予林语堂夫人廖翠凤抗战胜利勋章证书一种;

  9。国民政府卫生署因林语堂担任美国医药助华会理事期间对抗战有功,于1940年7月14日为其颁发奖章及证书的证明公文一通二页;

  10。林语堂和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李卓敏英文双签之《当代汉英词典》初版纪念藏书票一种;

  11。林语堂夫妇1957年在纽约麦迪逊大道长老会教堂的会员证书二种,有戴维·里德(David Reed)等牧师签名。

  12。大英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欢迎林语堂成为撰稿人之一的证书。

  说明:林语堂、廖翠凤夫妇旧藏。委托人得自林语堂家属。

  此为林语堂1929至1956年间因抗战贡献及出版等签名文献一批,涉及林氏主编的《宇宙风》杂志,以及《英文第一、二、三读本》《当代汉英词典》《英译庄子十二篇》《现代英语大学读本》《子见南子及英文小品文》《英文小品文甲乙集》《作文求解两用现代字典》《音译老残游记第二集及其他选译》等诸多林氏著作,是林氏致力于翻译和文化传播事业,抗战时期尽力争取外援救国的重要史料记录。

  文献中并含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王云五、《宇宙风》总编辑陶亢德、开明书店编辑所所长夏丏尊、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何炳松、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李卓敏等文艺界名人署款、钤印。

  陶亢德是当时上海著名编辑,曾与林语堂在《论语》、《人间世》等刊物搭档合作。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李卓敏曾与林语堂促成《当代汉英词典》成书出版。牧师里德与林氏夫妇在美国纽约结识,林语堂受洗为基督教徒便是受此人影响。

  ▲2021西泠秋拍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Lot 3426

  林语堂(1894~1976) 与朱少屏签名合影

  照片  一帧(带框)

  说明:此为林语堂签名合影。另一人当为朱少屏。摄制时间约晚于1940年。林语堂中年时期照片较为少见。照片钤良友钢印。

  照片中可以看出,朱氏手中所持书籍为Girl Rebel。查林语堂的两个女儿太乙与如斯,曾合作将谢冰莹的代表作《一个女兵的自传》译成英文Girl Rebel:The Autobiography of Hsieh Pingying,由美国纽约的达·卡波(Da Capo Press)出版社于1940年出版,林语堂为该书作序。

  值得一提的是,谢著《一个女兵的自传》最早于1936年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出版,任良友主编。

  14×8.5cm

  中外名人手迹专场

  名人日记专题

  黄侃(1885-1935)1913年《癸丑日记》

  马叙伦(1884-1970)1935年《寒香宧日记》

  林语堂(1895-1976)抗战时期有关重要著作的《写作日记》

  日记 三册 19.5×12.5cm(册,黄侃)26×15cm(册,马叙伦)16×10cm(册,林语堂)

  著录:《黄侃日记》上册P1-26,黄侃著,黄延祖重辑,中华书局。

  说明:此日记三种乃林语堂、马叙伦、黄侃家与国、情与怀和细腻内心世界的重要见证。其中抗战期间(约1938至1943年)林语堂手书日记围绕《京华烟云》等重要著作的写作出版,刊物的编辑发行以及版税和家庭收支等而作,另及其捐款支持抗战之义举;而《寒香宧日记》作于马叙伦和陈叔通之女陈慧的热恋期,记录恋情的同时旁及日本策动“华北自治”等亲历记,亦记载其交游、创作和文物鉴赏情况,含大量未刊自作诗;黄侃《癸丑日记》是其1913年情感、治学、出游及日常生活等信息之汇总,与黄绍兰的珍贵交往经历穿插其间,黄侃日记在排印时删去了大量内容细节,本原稿是新出水面的重要一手材料。

  中外名人手迹与影像艺术专场

  敬请期待

扫描关注带你看展览

扫描关注新浪收藏

推荐阅读
关闭评论
新闻排行
高清大图+ 更多
三亿体育入口-三亿体育app下载【官网】